不太讨喜的父亲怎么办_不太讨喜的父亲苏欢苏齐不太讨喜的父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不太讨喜的父亲全文免费阅读不太讨喜的父亲苏欢苏齐最新章节列表不太讨喜的父亲苏欢苏齐

不太讨喜的父亲怎么办_不太讨喜的父亲苏欢苏齐(不太讨喜的父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不太讨喜的父亲全文免费阅读(不太讨喜的父亲苏欢苏齐)最新章节列表(不太讨喜的父亲苏欢苏齐)

小说介绍

“表哥……” 安清彤想再说话,沈安瑜已经挂机。 看着嘟嘟的手机,安清彤面目狰狞将手机砸向了电视机,嘭的一声巨响,旁边的女佣吓的瑟瑟发抖,手机狠狠砸在蓝色的屏幕上,电视跟手机狠狠相撞,电视屏幕眨眼间四分五裂,手机反弹掉在地面,屏幕稀碎,手机盖被砸裂开。 “可恶的靳择琛!!!”安清彤抓狂尖叫,堪比电视上演的泰国女人尖叫。 《大皇妃》这部制作她一直很喜欢,好不容易谈来的资源,如今因为一个靳择…

免费试读

“表哥……”

安清彤想再说话,沈安瑜已经挂机。

看着嘟嘟的手机,安清彤面目狰狞将手机砸向了电视机,嘭的一声巨响,旁边的女佣吓的瑟瑟发抖,手机狠狠砸在蓝色的屏幕上,电视跟手机狠狠相撞,电视屏幕眨眼间四分五裂,手机反弹掉在地面,屏幕稀碎,手机盖被砸裂开。

“可恶的靳择琛!!!”安清彤抓狂尖叫,堪比电视上演的泰国女人尖叫。

《大皇妃》这部制作她一直很喜欢,好不容易谈来的资源,如今因为一个靳择琛,她表哥就把资源撤了,安清彤心里别提多割肉,对靳择琛更加的痛恨厌恶。

她绝对不会就这样放过靳择琛!

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将靳择琛从她表哥身边赶走,不赶走她,她就不叫安清彤。

……

于是,到了第二天,安清彤一大早就出现在医院,她兴致匆匆想跑去跟沈安瑜道歉,只是,刚进门,就看到靳择琛也在,她人正坐在床前给她表哥沈安瑜喂粥。

看到靳择琛的身影,安清彤面目一下扭曲,一把抓住靳择琛的手腕,“靳择琛,你怎么在这?”

靳择琛刚想回答,沈安瑜抢在她前面,“是我让她来的,安清彤,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许在我面前出现,你怎么还来。”

“表哥,昨天的事我知道错了,能不能不要撤我的资源,表哥……”安清彤一靠近,一屁股就把靳择琛给挤开,自己站到床前,哭的梨花带雨。

靳择琛见这种状况,赶忙收拾东西想离开,不打扰她们表兄妹谈事情。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没看见我受伤需要静养。”一看到安清彤,沈安瑜心烦蹙眉。

“你们聊吧,早饭我已经送到,我想我也该回去了。”一看到安清彤,靳择琛就忍不住想到昨天的事,拎着保温盒转身就想离开医院。

“你走吧,这里没人欢迎你,正好我跟我表哥有事要商量,你站在这里碍事。”安清彤满脸傲慢驱赶靳择琛。

“安清彤,你给我闭嘴。”沈安瑜训斥安清彤,锋芒的视线落在靳择琛身上,“靳择琛,你别走,我还没吃饱。”

“让你表妹喂好了。”说完,靳择琛才不管沈安瑜有没有吃饱,转身走了。

靳择琛一走,安清彤满脸笑容,撒娇道,“表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昨天不该陷害靳择琛,《大皇妃》那部戏不要撤掉好不好,表哥……”

“安清彤,给你一分钟时间,现在立刻马上出去。”想到昨天安清彤陷害靳择琛,沈安瑜没办法忍,靳择琛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妻子,欺负她不就等于是欺负他沈安瑜。

沈安瑜语气冰冷,透着阵阵寒意,安清彤打了个冷颤,不敢多言一句,无比委屈起身离开了病房。

一走出病房,安清彤一股无名火没哪发泄。

她快步追上靳择琛,追到电梯口,靳择琛刚进去,安清彤一把握住差点合上的电梯钻了进去,“怎么,走的那急,是怕了我吗?还是心虚被我撞破勾搭我表哥?”

“被狗咬了的时候,并不是因为看见狗就怕狗,而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想踹狗,知道吗?”想到昨天在监狱受到的委屈,靳择琛至今还很生气。

“靳择琛,你说什么?你说我是狗?”戴着墨镜的安清彤脸色惨白,这个女人哪来的勇气敢这样骂她安清彤 !

“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理解成这样。”靳择琛没理睬安清彤。

被靳择琛骂了,戴着墨镜的安清彤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一把拍掉靳择琛手里拎着的保温盒。

哐当—

保温盒飞了出去,滚落在电梯角落里,沈安瑜没喝完的半盒粥洒了出来,正好流在电梯地面上。

看着地上浪费的粮食,靳择琛愤怒瞪着安清彤,“你怎么那么蛮横,这些粥就这么被你浪费,你给我捡起来。”

“靳择琛,是你不知好歹,三番五次用这种小手段勾引我表哥,你这种女人半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别以为我表哥是真喜欢你,你只不过是我表哥生活里的消遣品罢了,最终跟他结婚的人只会是我,你就别痴心妄想。”安清彤高傲抬着下巴,拿鼻子对着靳择琛,“让我捡起这些粥,你做梦去吧!”

说完,这时,电梯叮的一声正好打开。

安清彤踩着高跟鞋就想出去,靳择琛看着她的背影,喊住,“你站住,把地上的粥打扫干净再走!”

“那不是你洒的吗,谁洒的,谁打扫。”安清彤说完,就打算开溜。

只不过,刚没走几步,靳择琛一把握住安清彤手臂,死死拽着她,“大家快来看看,我刚抓到一个在电梯里乱倒垃圾,十分没素质的病人家属,她打翻了我的粥,粥洒了一电梯,不处理就想溜,大家快来看看。”

靳择琛这么一叫嚷,电梯口原本就很多人,对里面倒掉的粥早就看不顺眼,这会当场知道是谁倒的,大伙对着安清彤指指点点了起来,“啧啧啧,现在的女孩子别看穿的光鲜亮丽,没想到素质这么低。”

一个大伯语毕,一个老奶奶紧跟着指责了起来,“这电梯人进人出,你这粥倒在这里,大家还怎么用电梯,年轻人多为路过的行人考虑考虑。”

“就是啊,倒了粥也不处理干净,这么不爱护公共设施,文明时代怎么会有这么没家教的女孩子。”

“……”安清彤脸一阵白一阵红,忿忿瞪着那些指责她的人,“不是我,这保温盒是她的,是她倒的,你们要指责就骂她,她叫靳择琛。”

安清彤把责任全推给了靳择琛,想要看靳择琛的好戏。

“你当大家心盲吗,电梯里有监控,是谁倒的,拍的一清二楚。”靳择琛反驳了回去,目光还看了一眼监控。

安清彤一阵惊,忘记监控这茬事,拿着包就想溜。

只是,靳择琛死命拽着她的手腕,一用力就把安清彤给拽了回来,“把粥给扫了,还要赔我两个保温盒的钱。”

“靳择琛,你放开,你怎么这么烦人!”安清彤不断磨牙,恨死了靳择琛让她当众如此出丑。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11: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11: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