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若馨傅琛梁若馨傅琛最新章节列表梁若馨傅琛_梁若馨傅琛小说梁若馨傅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梁若馨傅琛医生叫什么小说

 (梁若馨傅琛)梁若馨傅琛最新章节列表(梁若馨傅琛)_梁若馨傅琛小说(梁若馨傅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梁若馨傅琛医生叫什么小说

小说介绍

通过这个方向,他看到耳钉的后边,有刻字的痕迹——如果没有认真看,根本看不出来。有人形式般地敲了下门,之后推门而入,是傅心远来了。身着洁白连衣裙的梁若馨站在他后边,清澈的眼神看向傅琛,之后在他的手中定格。“大哥。”傅心远温柔地打招呼。…

免费试读


傅琛把扎在文件中的头抬了起来,接着看向桌子上那个小小的粉色耳钉,他伸出手,把这小东西放在手中。
通过这个方向,他看到耳钉的后边,有刻字的痕迹——
如果没有认真看,根本看不出来。
有人形式般地敲了下门,之后推门而入,是傅心远来了。
身着洁白连衣裙的梁若馨站在他后边,清澈的眼神看向傅琛,之后在他的手中定格。
“大哥。”傅心远温柔地打招呼。
傅琛把耳钉捏在手里,抬起头来,冷冷地看向他:“有事么?”
“大嫂找不到路了,我就把她送来了。”傅心远把话说完,相当懂事地帮他俩把办公室门关上,走出公司。
梁若馨分明看见,傅琛手中有个小东西闪过,看上去像粉颜色的饰品之类的东西,一定是哪个姑娘留下的。
没想到这副一本正经的外表下,居然隐藏着龌龊不堪的内心,身子已经不行了,还在外头勾三搭四,这种不屈不挠的经验之谈,还真叫人敬佩。
梁若馨转移视线,轻轻走上前,坐在沙发上,说道:“老太太吩咐了,让我来公司向你学习。”
“当真?”傅琛心里清楚,是谁把此事透露出去的,眼神不由得愈发冰冷,接着问道:“你以前在梁氏,是什么工作?”
“我在客户部。”
“恩……”他好像在思考些什么,“足以见得,你的能力不强,否则梁氏不可能快要破产,拿你来还债。”
梁若馨有些生气:“讽刺我,让我下不来台,于你而言有什么利益么?为什么总是这样毫不留情?”
“你我之间,需要留情么?”傅琛冷冰冰地笑了,“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现在能在我公司,是因为我妈妈年纪大了,看错了人,你到了这里,就要遵从傅氏的规章制度,从头开始。”
“行。”梁若馨原本就没期盼着能有好的岗位,她站起身,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我马上就去客户部报到。”
“谁同意你去了?”傅琛慢慢站了起来,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近她。
之后,抬起她的下巴,“先在这留着,什么时候让我称心了,你再去客户部。”
“……你别仗势欺人!”
“那好,你可以马上离开这里。”
“……”梁若馨深吸了口气,朝着他挤出一丝微笑,温柔地说道:“请问傅总,您现在需要我做些什么?”
傅琛把手伸回来,拨通了内部电话,叫秘书把一沓厚重的资料拿过来,“这些就是你平常需要做的,把它们全都背下来,要滚瓜烂熟!”
梁若馨把资料拿在手里,不过是翻看了几下,就觉得天昏地暗。
于公,她要制作报表担当翻译制作商品目录进行客户交流进行财务估算,而且偏差不可以多于小数点之后三位。
于私,她要替他规划行程预定餐馆安排干洗担当司机进行每日健身规划,甚至办公室里的温湿度都要由她一手操办。
“如果没有异议,你就去给我泡杯咖啡,记好,温度要八十五度,黑咖啡,加上30毫升纯牛奶,还有两颗黄方糖,一勺咖啡伴侣,不能高出杯口3分之2,不然我是不会喝的。”傅琛接着坐下来,冷冰冰地说着。。
他在说什,什么?梁若馨听得呆住了,“你可以不可以再说一次?”
“不可以。”
梁若馨走进茶水间,使劲回忆着他讲的那番话,之后遵照他的规定差不多泡完咖啡,拿到办公室里。
傅琛听见有人来了,抬起头来冷冰冰地看向她,眼睛在她手里的咖啡杯上定格。
梁若馨不紧不慢地走着,来到办公桌前,刚想把咖啡放一点点来,一不留神踢上了桌腿,滚烫的咖啡突然朝他泼洒过去……
哗啦……
速度太快太快,快到让人来不及躲开。
洁白的衬衫上面铺满了黄色的咖啡痕迹,叫人不忍心看,最可怕的是,正冒着一阵阵热气……
“梁!珊!”傅琛气得咬紧牙关,脸红筋暴,“你马上滚出去!”
“……”梁若馨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她当然想马上离开这里,但是这样的话,不就是服输了吗,这让她今后在傅家,要如何立足呢?
她马上走过去,顺手拿起什么东西,朝着他胸间擦过去:“实在抱歉,我真的是不小心……”
“你拿的,是当月财务报表!”他愈发冰冷地说着。
“什么?!”梁若馨呆在原地。
财务报表上沾满了咖啡渍,上头的数字根本看不清楚……
傅琛起身,冷冰冰地从旁边拿出纸巾,按到胸口处,“还愣在原地干嘛?快点滚来给我弄干净!”
他走到休息室里,梁若馨只好跟在身后,幸好里头有准备好的衣物,他随便拿起一件黑上衣,把穿着的这件脏衣服脱下来。
梁若馨脸一红,飞快地转移视线。
傅琛用余光看到她这副样子,讽刺地笑了。
虽说不明白母亲为何一定要逼他和这女人成婚,不过从他查到的信息里不难得知,梁珊压根不是什么纯洁的姑娘。
梁氏公司的男职员,从副总到门卫,除去她父亲,差不多每个人她都勾引过,一部分勾搭上了,另外一部分,还在进行中。
这时候,她居然还在装纯洁少女?!
“过来,给我把上衣换了。”
他张着臂膀,冷冰冰地看向她,发号施令,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有如一个使唤奴仆的帝王。
祸是她闯下的,所以只好乖乖听话,梁若馨轻轻走上前,站在他跟前。
两双眼睛对视起来,她的眼睛中映射出他英俊的眉眼,还有那俊朗的脸庞。
实话实说,面前的男子真的是英俊潇洒,虽说此时的他满是愤怒,可还是给人一种风度翩翩,高贵典雅的感觉。
她深吸了口气,轻轻抬起手来,解开他身上的纽扣,不小心触碰到他结实的胸膛,有如被电到一样……
她吓得马上缩回手,想叫他自己脱掉,但突然被锁住了手腕,“接着脱。”
他低声下令。
他偏要看看,这勾三搭四的女人,到底装纯洁装到何时?!
“不用,不用,要不我到门外去给你把风,不叫其他人进门,怎么样?”
“我不下令,没有人敢进屋,你不用担心。”
“不必了,我,我真的……”
她用力挣脱,一不留神绊在他的腿上,身子向前冲撞过去,巨大的惯力使得二人齐刷刷地朝后倒下……
还没顾上大叫,二人一下子摔到了软和的大床上……
梁若馨吓得惊慌失措,正巧与对方那漆黑的眼眸相对,好像跌到广阔无垠的星际,实在是无力逃脱。
喘息声,在二人没有间隙的双唇中不断游荡,升温。
心跳声,像是敲鼓一样在她耳边回响,此时的她,早已不知所措……
过了10秒,她才回过神来,用力推开他的身子,不知所措地起身。
他的上衣被扯开了大半,洁白的胸肌在这神秘的氛围中愈发迷人,她的脸越来越烫,垂下头去,可怜巴巴地掰着手指头,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
傅琛面不改色地起身,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意味深长地盯着她。
看到这女人满脸的害羞跟手足无措,傅琛心中冷笑着,她这戏演得真是精彩,就连表情动作都像真的一样。
“满足了么?”他突然问道。
“你说什么?”梁若馨有些疑惑。
“刚刚的动作,你满足了么?”
“满足了!”她慌忙点着脑袋,紧接着又匆匆否认:“不是,我没满足!”
“究竟满足了没有?”傅琛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般叫人捉摸不透,冷若冰霜的表情,叫人想要马上逃离这里。
梁若馨皱起眉,我哪知道他到底想让我说满足还是没满足!
如果回答得让他不满意了,会有什么后果?说不定他会把自己从这么高的楼上扔下去,摔得粉碎!
“额,你的问题有点难,等我回头研究一下,然后给你答案可以吗?”
“还以为你驾轻就熟了。”他带着深不可测的表情,嘲讽地笑了。
这样高高在上的态度,使得梁若馨愈发地尴尬,她不愿再谈论此事:“那好,我满足了。”
傅琛的表情微微变了一下,细微到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嘴角轻轻扬起,显露出迷人的弧度。
“但是刚刚的吻,不是我心甘情愿的。你说你满足了,也就是说,是你强迫我的,那么你觉得,我该如何惩罚你?”
你说什么?!梁若馨惊讶地目瞪口呆,这简直是嚣张跋扈!
“我是吻了你,可你同样也吻了我!咱俩这是相互的,并不是我强迫你!”
“是吗?”他冷冰冰地笑了,“那你出去,把刚刚毁掉的看不清楚的财务报表重新做一份,还有,我提醒一下,它还没来得及备份。”
“这也太不公平了……刚刚我也吃了亏!”
“有能耐,你就拒绝我。”他把上衣脱掉,换好新衬衫,不可一世地看向她。
看到这冷若冰霜的模样,以及这张威严的脸,还有这居高临下的口气,梁若馨根本不敢……
她心里明白制作一张新的财务报表太难了,所以开始在心中为自己祈祷起来。
但是义愤填膺的心情难以平静,她一动不动地站着,盯着他穿好上衣,把扣子扣好,把皮带解下来。
时机到了!
她突然上前,用手抚摸着他的腰带,“恩,那……”
“什么?”
“我的意思是……”梁若馨找准时机,用力把他的腰带两头拽住,绑到床头,之后迅速打了个结!
趁他还没来得及发火,梁若馨飞快地从屋里跑了出去:“我马上去做表格,再见!”
梁若馨拿着报表,从他办公室里飞奔出来的同时,可以感受到从屋内传出的滔天怒气,还有用力解开腰带的声响。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胆大,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她不由得羞红了脸……
“在那愣着干嘛?没事可做?”身旁突然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
讲话的人,是万舒婷,也就是傅琛的助理。
她在傅琛身边5年,所有事情都是亲自操办,自己的工作突然叫这个不明身份的女人给抢了去,一腔的怒火不知该怎么散发,正好梁若馨自投罗网了。
“在那站着干嘛?你办公的桌子和椅子早就安排好了,你以为你是老板夫人不需要工作啊?!”万舒婷怒目圆睁,“赶紧滚去干活!”
梁若馨这才反应过来,万舒婷推搡着她,刚好撞上办公桌的一角,瞬间疼痛袭满大腿,可能撞得不轻。
“万助理,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看一下。”一人把万舒婷叫开了。
梁若馨摸子摸撞得生疼的大腿,坐在椅子上,一点点重新制作财务报表。
财务报表这种珍贵文件,绝对不会没备份的,因此刚刚傅琛的话,摆明了是想让她难堪。
果不其然,这是个恶毒的人!
梁若馨在一边当着苦力,另一头的傅琛,在办公室忙碌着,整整半天,效率比平常慢了好多。
现在分明是冬季,可他却觉得,嘴唇上还有一股火热的气息……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缓解一下这奇怪的感觉,可那粉嫩的小嘴,以及那软糯的触感,又一次出现在脑海里……
他没有办法,只好伸出手,在眉间使劲按摩了几下。
足以见得,自己忍受了太长时间了。
肯定是因为那天晚上被酒吧的姑娘撩拨才产生的欲望,否则不可能被梁珊这样的人挑逗一回,就这样魂不守舍。
他站起来,把窗户打开,冰冷的风大肆吹进屋里,之后他扭过头,在桌子旁坐下身来。
傍晚。
公司里别的员工全部离开了,梁若馨总算把最后一部分做完,她用力舒展着身子。
刚刚站起身,正好看见傅琛走出办公室的门口。
她赶紧上前,递上报表,之后谨慎地问道:“我做完了,你能不能……带我一下,一块回去?”
傅琛根本没接过来,面不改色地说着:“拿去扔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上午8:10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上午8: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