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寒苏安染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傅司寒苏安染小说_傅时寒苏绾心 小说_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傅司寒苏安染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傅司寒苏安染小说)_傅时寒苏绾心 小说_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爬起来冲过去,一把把周建华拽了出来:“去!把那只猫抓回来道歉!要不就跟我出去单挑!”牛春英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气得拎着擀面杖过去就要打:“你个兔崽子,是不是挨打轻了!”…

免费试读

周建华极其的不甘心的脖子扭头一边,死活不肯跟苏安染打招呼。

牛春英气得要死,又捶了一下周建华:“你这个死孩子,怎么回事,赶紧喊人啊。”

苏安染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却知道这么逼着一个少年做他不愿做的事情,容易心生叛逆:“没事,不喊也没事。”

牛春英却不乐意:“这孩子真是欠揍,一路上听见你二叔回来高兴得不行,现在见到你二婶哑巴了?”

傅司寒皱了皱眉头,制止牛春英继续骂孩子:“先去休息吧。”

牛春英伸手拧着周建华的耳朵,让比她高的周建华不得不低头,咧着嘴挣扎着。

“兔崽子,还长本事了,走,回家。”

牛春英边骂着边揪着大儿子耳朵回家。

周建华自然不服气,还扭头恨恨地看着苏安染一眼,小声骂了句:“狗特务。”

又被牛春英捶了一拳:“你骂谁呢?现在长本事了啊。”

苏安染有些哭笑不得,虽然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周建华,但这个狗特务的骂名从哪里说起?

傅司寒有些抱歉:“一会儿我去说他。”

苏安染倒是不在意:“没事,我就是纳闷他怎么对我有敌意啊?我好像没见过他吧?”

傅司寒也意外,毕竟周建华没见过苏安染,也没见过以前的苏安染。

苏安染不在意,站在院里感觉有些累,索性转身回去爬炕上躺着去。

傅司寒没进去,在院里站了一会儿,等牛春英收拾完周建华,才过去喊着他出来,两人朝着村子外面走去。

十五岁的周建华个头有一米七,却瘦个跟个麻杆一样,耷拉着脑袋跟在傅司寒身后。

傅司寒也不说话,一直到村外山梁边上才停下,扭头看着周建华:“你为什么对她有敌意?”

周建华一梗脖子:“二叔,她长那么好看,就是敌人派来迷惑你的特务。”

傅司寒拧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说话。”

周建华不服气:“那你明明和彩霞姑姑好,为什么不娶她?非要娶了城里的妖精。”

傅司寒有点薄怒,语气也严肃了几分:“跟罗彩霞有什么关系?你好好说话,还有她现在是你二婶,不是特务也不是妖精。”

周建华更委屈了:“那村里人为什么都说你和彩霞姑姑谈对象,彩霞姑姑知道你结婚,偷偷哭了好多次,她那么好你不娶她,还让村里人说你是陈世美。”

说到陈世美,周建华眼圈都红了,如果苏安染不是特务,二叔怎么会背上陈世美的骂名。

他英明神武的二叔,不能有一点点污点。

傅司寒皱眉,他不愿意解释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也一直认为谣言止于智者,现在看好像比他想的严重:“谁跟你说我和罗彩霞谈过对象?”

周建华不敢相信地看着二叔,现在连这个都不承认?

想想彩霞姑姑流过的眼泪,还有等了二叔这么多年,每次有点好吃的还给家里送来,结果二叔为了那个女人,连承认都不肯。

倔强地把脖子扭头一边,不看傅司寒,也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傅司寒到这时才觉得这件事要解释清楚才行,他倒是无所谓,不能让苏安染不明不白的背上个骂名。

回去时,又遇见三叔公上山挑柴,傅司寒让周建华先回去,他去帮三叔公挑柴。

苏安染躺了一会儿也没睡意,翻了个身准备起来时,就听牛春英大着嗓门喊着:“老二媳妇,睡了没?”

苏安染应了一声,起来去开门。

牛春英就端着一盘的花生瓜子还有红枣进来:“我去娘家带回来的,给你拿点,乡下也没什么好东西。”

苏安染客气得让牛春英进屋。

牛春英也不见外,抱着盘子往炕边一坐:“前些天,咱妈说你们回来,我还不信呢,早知道你们昨天回来,我就不去吃喜酒了。”

苏安染不知道这话咋接:“不影响的,我们也不急着走。”

牛春英想了想,还是没憋住:“我听说你们这次回来要分家?”

苏安染点头:“嗯,是有这个意思。”

牛春英有些羡慕:“分家挺好,不过你们以后在城里生活,分不分家都一样。反正是自己过。”

不像他们,天天搅在一个锅里,根本没人敢提分家的事。

别看牛春英泼辣,却也不敢提分家,因为周长林骨子里就觉得他是长子,就要跟爹妈住一起,家里挣钱就该爹妈管着。

而老三一家,周长运好吃懒做,天天就会占便宜不吃亏,每年工分最少,分的粮食自然也少,所以他们一家是不愿意分家的。

苏安染也不太懂傅司寒分家的目的,只是微笑地听牛春英说,不发表任何意见。

牛春英聊了会儿天出去忙着要做晚饭。

苏安染闲着没事,把脏衣服收拾了端着去井边洗。

周建华回来后就气哼哼地坐在屋里,还跟两个趴在桌上打纸牌的弟弟交待:“你们不能喊那个女人叫二婶,想想彩霞姑姑对我们多好。”

两个小的没有那么多想法:“可她就是二婶。”

周建华瞪眼:“我说不行就不行,你们要是喊她二婶,就是叛徒!”

两个小的瞬间不吭声了,谁也不愿意当叛徒!

周建华隔着窗子看见苏安染洗衣服,突然有了坏主意,去里屋抱了趴在炕头睡觉的花猫出来,从柜顶上拿下过年没放完的鞭炮,绑在花猫尾巴上。

拉开个门缝蹲下,让花猫冲着苏安染方向,点着鞭炮。

鞭炮一响,花猫受了惊吓,尖叫着就往外逃,冲着苏安染而去。

苏安染刚蹲下,听见鞭炮声也吓一跳,没等反应过来,就见一只花猫冲过来,来不及躲避,直接摔得一屁股坐下。

周建华也两个弟弟站在门口哈哈大笑着。

苏安染瞬间怒了,有本事直接来欺负她,欺负一只猫算什么?

爬起来冲过去,一把把周建华拽了出来:“去!把那只猫抓回来道歉!要不就跟我出去单挑!”

牛春英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气得拎着擀面杖过去就要打:“你个兔崽子,是不是挨打轻了!”

苏安染也不拦着,任由牛春英打,这孩子行为实在太气人了。

偏偏就有人冲了进来:“大嫂,你不能打,这么打会把孩子打坏的。”

边说着边拦在周建华面前。

让苏安染意外的是,竟然是罗彩霞!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12: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