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穗和陆东珩小说名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穗和陆东珩)许穗和陆东珩最新章节列表许穗和陆东珩_许穗和陆东珩免费阅读

许穗和陆东珩小说名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穗和陆东珩)许穗和陆东珩最新章节列表(许穗和陆东珩)_许穗和陆东珩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许穗陆东珩》正在火热连载中,《许穗陆东珩》是人气作家的经典力作,小说通过对许穗陆东珩之间的情感故事获得了无数好评,主要讲述了:“昨晚的男人?”她看向陆东珩,两人目光相撞,许穗就像是被烫到了似的飞快移开目光。她回答道:“我们认识的,是我朋友,他在和我开玩笑。”“昨晚……”提起这个话题,许穗眼神左右飘忽,“昨晚我喝了些酒,到家很快睡了,没有听到。”“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免费试读

许穗仔细的回想片刻,没想起有什么转院时遗忘的东西,问道:“是什么?”

“是许杉先生的衣服。”又在电话里解释了为何这时才打电话给她的原因。

当时转院比较匆忙,落下什么东西也正常,又得到了合理的解释,所以许穗没有怀疑,当即表示下班后就会去拿。

拿到衣服,她准备离开时,无意间看到了并肩而行的陆东珩和苏若。

两人坐到长椅上,望着落日的方向,应是聊得很高兴,苏若扭头看向陆东珩,脸上有着温柔动人的笑意。

许穗视线停留了两秒,若无其事的移开。

她有件事不太懂,听方韵说,陆东珩喜欢的是苏若,苏若也明显喜欢陆东珩。

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又为什么不在一起?

许穗想了许多种可能,但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是夹在中间的那一个多余的。

晚上,许穗半躺在沙发上翻看手机上的招聘信息。

上周没了给孩子辅导功课的兼职,餐厅那边也不能每天都去,有必要再重新找一个了。

翻着翻着,有一条招聘信息上的酬金让许穗眼睛一亮,立马坐直身子,点进去仔细查看。

上面言明雇主的女儿大半年前出了车祸,受伤加上复健效果不理想导致她整个人阴晴不定,最近更是不吃东西,靠着营养针度日。

上面说只要能让他女儿正常进食一餐,会给一万的报酬,哪怕不能,也会给五千作为辛苦费。

后面也说了,雇主女儿脾气十分不好,会砸东西骂人。

可金钱的诱惑实在不小,许穗没多犹豫的联系了对方,约好明日去的时间。

巧合的是,这次雇主所住的别墅和柳老师家依然很近,甚至还要更近些。

她找到地址敲了门,一个和蔼的大婶把她迎了进去,大致说了下郑溪的情况。

许穗站在紧闭的房门前,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推门而入。

房间内的光被厚重的窗帘遮挡住,有些昏暗。

五千块钱果然不是那么好挣的,刚一进门,就有一个东西向她砸来,绕是许穗早有准备,也还是被吓了一跳。

玻璃碎在她脚边,许穗看过去,一个朦胧的身影坐在轮椅上,大声斥骂道:“给我滚出去,我不需要谁来劝我吃饭!”

许穗定了定神,走过去把窗帘拉开。

郑溪看着只有十五六岁,却格外的消瘦苍白,让她想起了许杉。

无视小姑娘的怒骂,许穗笑着道:“一个十几岁的年轻小姑娘,还是需要适当的见见光。”

“给我滚!”郑溪伸出以为纤细的手指指向门口,“你去告诉郑文杰,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吃东西的,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许穗温柔的劝道:“吃东西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你才十几岁,有大把的美好光阴等着你去度过,只不过是你漫长人生里的一个小小挫折而已,迈过去就好了。”

她在来前还特意打了腹稿,可那些劝说的话在郑溪小姑娘身上没有任何作用。

也是,这么丰厚的酬金,肯定会有不少人跃跃欲试,在她之前,这番话肯定有人对郑溪说过。

三十分钟后,许穗开始打退堂鼓。

可就这么走了似乎有点对不起那五千块,她想了想,出了房间。

过了几分钟,许穗去而复返,手上拿着香味浓烈的食物。

郑溪冷笑:“不管你是劝我吃还是自己在那吃,我都不会让你如愿的。”

许穗挑了挑眉,原来在她之前已有人用了这个办法,那她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她坐下,专心的吃起食物。

郑溪的斥骂没有得到回应,开始砸东西,只是每个东西都从许穗身边擦过,没有一个落到了她身上。

美食进了腹中,许穗擦了擦嘴:“我以前也爱和父亲赌气,气他为什么没有更多的时间陪我,等我大了才知道,他比我知道的更疼我些,只可惜……”

“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这句话每人都听过,可真当落到身上的时候,才知道有多沉重。”

她把另外一份食物往前推了推:“希望你永远都不会这样。”

关门声轻柔的响起,郑溪看了眼那边的食物,立马别开了脸。

一个小时后,许穗特意打电话询问郑溪的情况。

得知郑溪还是不吃东西的消息,她也没有太失落。

住在那一片的人非富即贵,能在网上招兼职,想来是真的没办法了。

没能得到这份高薪兼职,她找了另一个补习的兼职,正常薪酬,学生家长和她见面聊了聊,当即敲定下来。

周末在兼职中度过,转眼又到了周一。

陆东珩已经整整一周没有联系过她了。

早晨洗漱的时候,她看到旁边摆放着的男士洗漱用品,将其放进了小柜子里。

一个星期的时间,已足够她想清楚了。

两天后,陆东珩再次出现在公寓里,许穗恰巧睡着了。

她睡的正香,长而卷翘的眼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呼吸均匀,手里还握着手机。

他上前将许穗抱起来往卧室走去。

刚放到床上,许穗眼睫动了动,像是要醒来。

果不其然,下一秒,许穗睁开眼睛,一脸睡意迷蒙的看着他。

“醒了?”陆东珩坐在床边,又解开衬衫的两颗扣子,露出小片的肌肤。

许穗应了一声,坐了起来:“陆先生怎么想起到这里来了?”

“想来便来了。”他握住她柔若无骨的手捏了捏,“不欢迎我来?”

许穗沉默片刻,道:“我找了其他兼职,可能会比较忙。”

这是委婉的拒绝了。

陆东珩松开她的手:“每天都忙?”

许穗咬了咬下唇,大着胆子直视他:“陆先生,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的。”

“我会尽快搬出去。”

“许穗,你是认真的吗?”

“嗯,我想过了。”她光着脚下床,拿出陆东珩给她的卡递给他,“这个还你,其他的我想你都不会在意的。”

“不用。”陆东珩神色寡淡的起身,“这套公寓我会转到你的名下,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许穗拒绝道:“你帮我的已经足够多了,我自己可以找……”

其实她这两天有试图找的公寓,但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

这里不管是环境还是安全都很不错,许穗不是没有想过找同小区的公寓,可高档小区租金昂贵,这样一来,她便无法承担许杉住院和治疗的费用,只能退而求其次。

陆东珩垂眸看她,他戴着金丝眼镜,脸上一丝多余的神色都没有,显得特别的禁欲清冷。

她的小脸白生生的,睫毛浓密卷翘,黑瞳中倒映着他的身影,不知怎的,他冷淡的神情有了少许的变化。

陆东珩抬手,轻抚她的脸颊:“我这几天没来,闹小性子了?”

这算是他给的一个台阶,若她识相,就知道该怎么做。

许穗的鸦羽般的长睫因为他这话颤动了下,她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我不是使小性子,只是想清楚了。”

她扬起一抹笑:“陆先生曾对我说过,让我找个合适的男朋友好好在一起,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许穗并未打算一直单身,但经过了周肃和陆东珩,她短时间内是不会找男朋友了。

更何况,她接下来要好好工作赚钱,根本不会有太多的空闲时间分给未来的男朋友。

看到她眼中的坚定,陆东珩收回手:“既然你决定了,那就这样吧。”

许穗又把手上的卡往前递了递,示意他收下。

陆东珩抬手把衬衫的扣子扣上:“在我们圈子,断的时候,如果女人不收东西,那就证明她有其他的企图。”

许穗沉默几秒,把卡塞进他手中,坚持道:“房子我收下了,这张卡你还是拿回去吧。”

他放开手,那张薄薄的卡片掉落在地上:“我陆东珩给出去的东西,没有再收回来的。”

陆东珩很淡的看了许穗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关门声让短暂出神的许穗回过神来,她弯腰捡起卡片,放进床头柜里。

许穗知道,陆东珩这一走,他们之间就是真的断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今不过是回到原点而已。

她洗了澡,上床睡下,再次睁眼时,新的一天便开始了。

许穗按照之前所想,下班后会去兼职,哪怕有时薪酬并不多。

兼职完回到公寓,她会踢掉鞋子,窝在沙发上玩一会儿手机,再去洗漱睡觉。

陆东珩留在这里的东西被她收起来装进行李箱里,再塞进衣帽间的最里面,若是他派人来拿那就给他,若是不来拿,他的东西便会长久的待在那里。

时间转眼就到了周五,上班路上,许穗想着明天去医院要带的物品,手机突然响起。

因为没有备注,她接起来才知道是好几天没有联系的郑文杰的助理。

对方问她明日能不能再去一趟郑溪那里,薪酬会按照三小时一万块发放。

“当然可以,但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她没成功的让郑溪吃下东西,按理说是不会有第二次去的机会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1:50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2: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