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舒晚邬辰陆舒晚邬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陆舒晚邬辰最新章节列表陆舒晚邬辰_陆舒晚邬辰免费阅读陆舒晚邬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陆舒晚邬辰陆舒晚邬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陆舒晚邬辰最新章节列表(陆舒晚邬辰)_陆舒晚邬辰免费阅读(陆舒晚邬辰)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小说介绍

《陆舒晚邬辰免费阅读》由作者陆舒晚邬辰所作,主角陆舒晚邬辰的故事十分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章节片段:邬辰睨了他眼,“赌什么?”秦睿端起茶杯呷了口茶,意味深长笑道:“赌这位贺学弟能不能睡到陆老师。”瞬间,秦睿就感觉周围的气压低了不少,还透着股阴森森的寒意。他硬拉着脸上的笑,清了清嗓子,说:“怎么啦?人家俩都是单身,成年男女,睡一觉不犯法吧?”邬辰听到这话,忽然就轻笑了下。…

免费试读

邬辰睨了他眼,“赌什么?”

秦睿端起茶杯呷了口茶,意味深长笑道:“赌这位贺学弟能不能睡到陆老师。”

瞬间,秦睿就感觉周围的气压低了不少,还透着股阴森森的寒意。

他硬拉着脸上的笑,清了清嗓子,说:“怎么啦?人家俩都是单身,成年男女,睡一觉不犯法吧?”

邬辰听到这话,忽然就轻笑了下。

秦睿看着他脸上的笑,心脏跟着紧了紧。

邬辰曲指轻扣了两下桌子,“不如我们换个。”

秦睿忍不住做了两下吞咽的动作,“换什么?”

邬辰:“换成,把你从这儿扔下去,能不能摔断腿。”

“……”

秦睿只觉得脚底发凉,两条腿跟着就有些无觉,他尴尬的笑了笑,“我看还是别赌了,喝茶喝茶。”

邬辰冷冷收回视线,拿起手机玩了会儿,眉心却越蹙越深,不一会儿,他忽然站了起来,大步朝楼梯口的方向走了去。

秦睿赶紧闷了口茶,紧跟着追了上去,“去哪儿啊?”

邬辰停下,用手机指着他,警告道:“别跟着我。”

“辰辰……”秦睿话还没说话,就被邬辰一记眼睛把话给憋了回去,他只得看着邬辰走远。

摇了摇头,“死鸭子嘴硬。”

回民宿的路上,贺览星不停的找话题跟陆舒晚说话,陆舒晚处于礼貌,偶尔回一两句,但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

贺览星不傻,怎么会看不出陆舒晚态度的转变。

但他就是不死心。

高中的时候,周围的男同学嘴上都喜欢拿姜颜衾开些颜色玩笑,可他却对姜颜衾那样的女人提不起丝毫性趣,在他心里,姜颜衾跟公交车也没什么区别,连提她的名字都脏嘴。

但碍于邬辰那些人的关系,他心里虽然不屑一顾,表面上还是一口一个姜学姐叫的十分亲切。

那时候,他幻想的对象其实是陆舒晚。

高中的陆舒晚,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总是习惯性扎成一束低马尾,蓝白校服总是干净中透着淡淡的奶香味,夏天的校服她习惯把领口的扣子都扣好,冬天的校服拉链拉到底,她皮肤生的极白挤嫩,好像稍微用力就能揉破一样。

他幻想过无数次,在那白嫩的肌肤上留下破碎的痕迹。

可是那时候,心里哪怕再想,面上他也不敢有丝毫的亵渎,在他心里陆舒晚就像个小仙女一样,无瑕而又圣洁。

但他没想到的是,陆舒晚竟然会选择嫁给周鹤凛,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

陆舒晚和周鹤凛结婚那天,他喝得酩酊大醉,脑子里一遍遍的想象着陆舒晚是怎么被周鹤凛糟蹋玷污,诡异的是,他竟然在这种幻想中释放了。

他一直都知道陆舒晚和姚茕关系极好,所以得知姚茕和他就读同所大学的时候,他想法设法和姚茕成了朋友,打进了陆舒晚的朋友圈子,不过就是想近距离接近陆舒晚。

可谁又能想到,就算成了姚茕的朋友,也未必能成为陆舒晚的朋友。

对于陆舒晚而言,他也只不过是姚茕的朋友而已。

因为姚茕的关系,他和陆舒晚有无数次的交集,偏偏陆舒晚连他的名字都记不住。

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民宿,这么十来分钟时间,天色已经暗沉不少,院子里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陆舒晚已经到了她和姚茕的房间门口,见贺览星还跟在一旁,她停下脚,说:“你去找茕茕和湘湘吧,我自己在民宿没问题的。”

“陆学姐……”贺览星看着他欲言又止。

陆舒晚视线只在他脸上停留了下,就转身准备进房间。

贺览星见此,忙伸手抓住了陆舒晚的手腕,又急切喊了声,“陆学姐!”仟仟尛哾

陆舒晚看向被他抓着的手腕,眉心皱了下。

贺览星却并未因此松手,目光热烈的看着她的脸,说:“陆学姐,我喜欢你。”

陆舒晚并非无知无觉的人,其实开学前她和姚茕聚餐那次,姚茕母亲入院,拜托贺览星送她回去那次,她就有些感觉的。

喜欢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情,陆舒晚甚至不排斥,如果两人真的能相处的不错,她说不定愿意和贺览星试试。

但让她不舒服的是,那次他对姜颜衾的态度。

在西餐厅吃饭的时候,当着姜颜衾的面,他殷切的喊着姜学姐,而背着姜颜衾当着她面的时候,又言辞鄙夷的直呼姜颜衾。

陆舒晚不知道贺览星是为了刻意迎合她,还是他本就是这种表里不一的人,但无论哪种,都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陆舒晚:“可以先放开我吗?”

贺览星看着陆舒晚的眼神,手紧了紧,迟疑了片刻,还是松了手,言辞恳切:“陆学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从高中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陆舒晚淡淡说:“谢谢你的喜欢,不过,目前我没有再开始一段感情的打算。”

这并不是谎话,如今她怀着孩子,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她的重心都会放在这个孩子身上,根本腾不出多余的位置来开展一段感情,而且……

她看着贺览星情真意切的样子,忽然在想,若是他知道自己此刻怀着一个父不详的孩子,还会用这种眼神看她吗?

贺览星听到这话,只觉得陆舒晚不过是找借口敷衍他。

她一个被周鹤凛抛弃的破鞋,早就被睡烂了,还以为跟高中时候一样,是清纯干净的小仙女吗?

想到这儿,贺览星心里有些沉不住气了,冷声质问道:“那邬辰呢?”

陆舒晚并不意外他的忽然变脸,“这是我的事情,我不需要向你交代什么。”

贺览星冷笑,“陆学姐,我一直以为你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其实骨子里还是一样吧?”

一样的下贱。

陆舒晚淡淡看着他,并不在意贺览星在心里是怎么看她的,更不打算多做辩解和纠缠,转身开了门就准备进房间。

却在这时候,一双手臂却从伸手抱了上来,一手桎梏着她的腰,一手捂着她的嘴。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3:20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3: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