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阅读_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全文免费阅读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最新章节列表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

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阅读_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全文免费阅读(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最新章节列表(沈祟宋宴汐宋安安免费)

小说介绍

小说名叫《沈祟宋宴汐宋安安》,是沈祟宋宴汐宋安安为主角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简介: 接下来的几天,我仍然留在E国,但没有去看权御,只是偶尔跟权海伦通电话。 没有走,是因为很担心我一走,权御就突然寻死。 但不想见他,则是因为那个蛋糕带给我的冲击太大了。 我无法准确地形容这种冲击,只能说……它让我非常、非常地害怕面对权御。 期间苏怜茵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她的声音听上去和平时无太大差别,她告诉我她生了个女儿,母女平安。 当然,她怎么可能专程给我打电话报喜? 场面话说完后,…

免费试读

接下来的几天,我仍然留在E国,但没有去看权御,只是偶尔跟权海伦通电话。

没有走,是因为很担心我一走,权御就突然寻死。

但不想见他,则是因为那个蛋糕带给我的冲击太大了。

我无法准确地形容这种冲击,只能说……它让我非常、非常地害怕面对权御。

期间苏怜茵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她的声音听上去和平时无太大差别,她告诉我她生了个女儿,母女平安。

当然,她怎么可能专程给我打电话报喜?

场面话说完后,她提醒我:“侯家愿意接纳你,我们也很开心,而且少鸿的条件确实很好,你想抓住没有问题。但是……我弟弟刚走不到一年,希望你不要做得太大张旗鼓,那样侯家也会在心里对你有成见。”

我估摸着是说侯少鸿那天在我这里住了一晚的事,便解释道:“那天是我特地把他留下的,也没做什么,只是灌醉了他。”

苏怜茵立刻问:“为什么?”

“我怀疑权御的心脏有问题……”我将事情讲了一遍,说,“我不是怀疑心脏有什么病变,我只是想知道它原本的主人是什么样的。因为权御说他不能接受现在的自己,甚至开始寻死,我想了解其中的理由。”

当然,我也怀疑它有病变,但这话总不能对苏怜茵说。

苏怜茵听罢,语气不变:“这件事啊……本来不想告诉你的,毕竟你要嫁入侯家了,这对你、对我们家都不是坏事。”

我心头顿时警铃大作:“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没我同意这事办不成。”苏怜茵轻描淡写地说,“这颗心脏是阿祟的。”

……

挂了电话后,我足足在原地呆了十几分钟,都无法回神。

苏怜茵刚刚说什么?

她们把沈祟的心脏给了权御?!

她当然解释了原因,她说这是沈祟的安排,是他跟沈念商量好的,还发来了一份承诺书样的玩意儿。

承诺书我当然看了,但签字这种东西是可以造假的,不能算数。

何况操作这事的是沈念,而沈念现在都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电话不接,连苏怜茵生孩子都没露面。

最重要的是,这事不合逻辑。哪怕沈祟真的要求了,正常人也不会同意把他的心脏给他的情敌,反正换成我就不会同意!

更何况,沈念还不是把心脏送给了权御,而是卖给了他。

虽然在我心中,沈念已经是一个十足的变态,但我真的觉得,没在精神病院呆过几年根本就干不出这种事。

所以说,要不是看在苏怜茵刚生完孩子,身体内激素不稳定,仍处于产后抑郁的高发期,我真的会直接破口大骂。

他们家人,真是耍我上瘾了!

这事弄得我气闷了好些天,期间我自己喝了一瓶酒,还发了两天烧。

我当然是没去看权御的,现在别说看,就算是想到他看着我时那小狗一样的眼神,和哭哭啼啼的样子就烦得要命。

幸好权御也没找我……他是很难主动找我的。

只有权海伦一直给我打电话,说权御心情不好,十分想我。

我有礼貌地推托了几次,她倒是翻脸逼迫起我来,搞得我忍不住怒吼:“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别总让我看他行吗!该对他负责的人是你!”

权海伦哪能任由我吼她,也尖叫道:“你真是个残忍的女人!”

我把她拖进了黑名单。

想了想,又拨给了侯少鸿。

他第一时间就接了起来:“汐汐?”

我说:“我要你给权海伦打电话。”

我发这脾气,语气自然是很差,侯少鸿近乎是柔情似水的,说:“好,不过我说什么?”

“告诉她,你不希望她和她哥哥再骚扰我!”我说,“以未婚夫的名义!”

“……”

他没说话。

我催促道:“听懂了吗?”

“好,我这就打。”

挂了电话后,我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侯少鸿平时很是果断干脆,怎么今天电话里如此拖泥带水?

想到这儿,我近乎是下意识地打开了监听软件,果然见提示灯亮着,侯少鸿正在接电话。

如果我能未卜先知,那我一定不要点开这通电话。

然而我只有那该死的第六感,它如一根羽毛似的搔动着我的心,提醒我这通电话很重要。

重要到我几乎没什么犹豫,便切了进去。

很快,那端传来了宋安安的声音:“……我没说呀,我哪敢把这事告诉她?”

“那她怎么突然跟那边翻脸了?”侯少鸿的语气有些着急,“还有谁可能把这件事告诉她?”

“那肯定就是沈念。”宋安安笃定地说,“她巴不得汐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上午9:4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上午10: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