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已凉小说免费阅读(徐靖州江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光已凉小说免费阅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徐靖州江瑶_月光已凉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月光已凉小说免费阅读(徐靖州江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月光已凉小说免费阅读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徐靖州江瑶)_月光已凉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小说介绍

《月光已凉小说免费阅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徐靖州江瑶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徐靖州江瑶,讲述了:他正解扣子的手指,蓦地就顿住了。我趴在他怀里,紧张地咬住了下唇,缠在他后腰的手指,紧紧绞在一起,拧麻花一样。「瑶瑶。」他的手落下来,在我的后脑处轻轻按住。「徐靖州……我没有学林白露,怀孕这种事,也学不来的,是你欺负我,我才会有宝宝的……」我又在他怀里轻蹭了蹭,他的怀抱,他的味道,他的温度,我想的都要想疯了。我们最后在一起那个夜晚。家里的避孕套用完了,徐靖州本来在这种事情上十分慎重死板的,他从来没有…

免费试读

他正解扣子的手指,蓦地就顿住了。

我趴在他怀里,紧张地咬住了下唇,缠在他后腰的手指,紧紧绞在一起,拧麻花一样。

「瑶瑶。」

他的手落下来,在我的后脑处轻轻按住。

「徐靖州……我没有学林白露,怀孕这种事,也学不来的,是你欺负我,我才会有宝宝的……」

我又在他怀里轻蹭了蹭,他的怀抱,他的味道,他的温度,我想的都要想疯了。

我们最后在一起那个夜晚。

家里的避孕套用完了,徐靖州本来在这种事情上十分慎重死板的,他从来没有一次会忘记。

但那天晚上不知为什么,他格外的强势,格外的霸道,也第一次,没有固执地非要用安全措施。

虽然他清楚那是我的安全期。

但总有意外的。

这会儿我仔细想那个时间段,应该就是顾唯森和简澜分手,准备回国的消息刚传出时。

他那天晚上之所以不知餍足,很大可能,是因为他在吃醋。

我心里隐约地泛起甜蜜,但又怕,是我在自作多情。

「所以,这次不舒服,就是因为怀孕了对不对?」

他摩挲着我的后脑勺,修长的手指又顺着我柔顺的头发往下滑,落在我薄薄的后背上,一点一点的抱紧了。

「是不舒服晕倒了,去了医院才知道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当时还生你气着呢,以为你和林白露搞出了孩子……」

「江瑶。」徐靖州无奈又生气:「你到底有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

「什么?」

「我是你的丈夫,别的女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徐靖州……那你告诉我,你娶我,是因为你喜欢我吗?」

我整个人都迷糊了,徐靖州只要稍稍对我说一句甜言蜜语,我怕是被他卖了还要乐滋滋帮他数钱。

「当然不是。」

徐靖州一句话就把我从美梦里弄醒了。

「因为你傻。」

徐靖州似是十分无奈:「江瑶,你是不是小时候发高烧,把脑子烧坏了?」

他这样的男人,自身极有能力,徐家如今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的婚事就算不能百分百的自由,但至少主动权还是在他手中的。

我家虽然不穷,但在徐家跟前也算不得什么,徐靖州为什么会娶我?

我爸的生意还要靠他呢,又不能给他什么助力。

我一下子揪住了他的衣袖:「徐靖州……你该不会,一直暗恋我吧?」

所以,才会连那样一张不算合照的合照,都保留着。

徐靖州忽然低头,在我刚说完那一瞬,他双手捧住我的脸,直接亲了下来。

我还想说什么,但他却吻得更深了几分。

我很快被他亲得晕晕乎乎,整个人都软在了他怀里,什么都不能想了。

当然我们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

我趴在枕上,脸红红的,徐靖州去浴室冲冷水澡了。

我听着哗哗的水声,想到方才旖旎的画面,不由将脸埋在枕上,偷偷笑了。

第二日徐靖州带我去产检。

我们刚到妇产科,就遇上了也来做检查的林白露。

她的目光先是一亮,接着却因为看到了我,瞬间又变得暗淡,楚楚可怜了。

「靖州……」

但她很快就又换上了柔美的笑,向我们走来。

我虽然挺不喜欢她的,但是因为徐靖州一直搂着我的腰,哪怕林白露出现,都没有半点松动,也就没什么好生气的了。

我本来就是不爱计较的人,说好听点是没心没肺大大咧咧,说难听点也就是傻,被人欺负了也不当回事儿。

林白露只当我不存在,自顾自和徐靖州说话:

「靖州,过几天咱们大学同学要聚会,你会参加的吧?说起来,我好多年没见到从前的老同学了……」

「可能去不了。」

「为什么呀,是因为公司忙吗?」

「瑶瑶怀孕了,我要多陪陪她。」

徐靖州很淡地对她一笑:「还有事吗,我要陪瑶瑶去做产检了。」

林白露脸色一片雪白,显然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以至于怔愣了好半天,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徐靖州揽着我直接往检查室走。

林白露又怔怔唤了一声:「靖州……」

「你,你们不是离婚了吗?那江瑶她……」

她支支吾吾的,故意说得不清不楚,这还真是她一贯的伎俩。

我没吭声,林白露的事儿是徐靖州招来的,那他就要自己解决干净。

「你想说什么?还是在你看来,我徐靖州就蠢到能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徐靖州这句话说得其实有些重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的靖州,我只是担心你被骗……」

林白露又摆出了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我摇摇头,缓缓开了口:「我老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12:1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12: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