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相遇还爱我吗姚起云_吴江司徒玦再次相遇还爱我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再次相遇还爱我吗再次相遇还爱我吗最新章节列表吴江司徒玦

再次相遇还爱我吗姚起云_吴江司徒玦(再次相遇还爱我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再次相遇还爱我吗(再次相遇还爱我吗)最新章节列表(吴江司徒玦)

小说介绍

吴江一边无奈陪打,一边打趣司徒玦,“你几时那么眷恋中国文化了?”林静笑着接话:“她连回家的路都不认识了,还知道‘艳照门’,其心可嘉。”正说着,司徒玦喜滋滋地从上家小根那里捡到一张好牌,开了一杠。同为陪打的小根也说:“司徒,你酒量也长进了,喝了那么多酒,牌还打得那样精,美利坚……”…

免费试读

司徒玦叹了口气,“挺好的,儿子刚三个月,非常可爱,丈夫也很爱她。”

林静说:“真好,她是个好女人,应该得到这样的幸福。”

“林静,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你的那个‘终结者’?我很好奇。”司徒玦说。

“好啊。”林静大方应允,“不出意外的话,吴医生的婚礼上你就会见到她。”

“到时你可要给我介绍介绍。”

“那要看她买不买我的账啊,她啊,我可说不准。”

林静说起那个“她”的时候,既无奈又纵容,那种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情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司徒玦有些为琳西这么多年来的心事而感到唏嘘,不禁笑言道:“我更迫不及待要见到她了。提醒你啊,我回去后一定会很三八地添油加醋给琳西描述的。”

林静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吴江插嘴道:“女人的嗜好真是奇怪。”

“你们都应该乖乖请我吃饭,堵住我的嘴,因为你们实在有太多把柄在我手上,千万不要在我面前随便说女人的坏话。别忘了,女人是最小气的,稍不顺心,就会忍不住挑拨离间。”司徒玦扬眉说道。

“别人难说,你肯定不会。你是我见过的最豁达的女人。”

司徒玦笑了,“林静,算你识相,从现在就开始给我戴高帽。”

“绝对发自肺腑。”

“那你就错了,我是个气量很窄的人,我记恨的事情,一辈子都忘不了。”

车子终于驶进了市区,时间已经不早了,繁华路段还是相当热闹,路灯在眼前无尽绵延,像一条走不完的路。抽身离开的时候不过是牙一咬心一横的事,回来却需要太多的勇气。可是总得有这一天啊,只是不知道七年的时间到底够不够久。这次回来定是坎坷之旅,少不了重拾一些她最不愿意想起的事,但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开端了,她很满足。

回来这一路跨越了大半个地球,称得上旅途劳顿,但是司徒玦全无睡意。吴江说她是时差还没来得及倒过来,算了算,估计有二十多个小时没好好睡上一觉了。两人也许怕把她一个人留在酒店里,如果睡不着反倒寂寞,便提议带她去重温久违了的国内夜生活,大家找个地方小酌几杯,反正好友重逢,还有说不完的话,散后各自倦鸟归巢,正好入眠。

司徒玦欣然应允。她没有告诉他们,她岂止是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回国前的那个晚上,她是眼睁睁看着窗外的天空从墨黑一片逐渐发白,一分钟也没合眼,说不出为了什么,就是觉得一颗心仓皇无比,没个安放处。在飞机上的时候她疲倦得不行,但是一踏上地面,吴江和林静的接踵而至有如给她注射了一剂强心针,到了现在临界点已过,反倒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到了吴江一早订好的地方,服务生推开包间的门,站在最前面的司徒玦当场被吓了一跳—偌大一个包厢,里面人头攒动,她毫不怀疑自己是被误领到了别人的地盘,正待退出去,身后的吴江已经步入包间内,回头看了一眼犹在云里雾里的她,笑着问道:“怎么了,咱们司徒是被这架势吓到了?”

说话间,原本坐着歪着、唱着喝着的一群人都笑着迎了上来。司徒玦揉了揉眼睛,那一张张面孔,或许胖了一圈,或许平添了鱼尾纹,或许秃了前额,或许全然变了衣着气质,可是细细看下来,哪一张不是她曾经熟识的?!那些仿佛遗忘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名忽然全冒了出来,就在嘴边,呼之欲出。

吴江说得对,她被吓得不轻,很难说那种感觉是意外还是别的什么,毫无防备之下,司徒玦竟然对这突如其来的热闹盈门生出几分恐惧,她扮不来乳燕归巢般的欢快,只能僵着身子站在人群当中,一脸的茫然,或是漠然。

好在尾随司徒玦进来的林静更为心细,又善察言观色,他是在吴江的邀请下陪伴司徒而来的,里面多半是吴江和司徒的旧友,他并不熟识,但他至少了解司徒玦,这一回,只怕“惊”是有了,“喜”却未必。他站在司徒玦身边,轻轻拍了拍司徒绷紧了的背,司徒这才回过神来,绽开了笑脸,一个个地叫出了那些人的名字,很快就融入他们中去,拥抱,寒暄,一时间热闹得不亦乐乎。等到一一招呼完毕,吴江也不忘把林静介绍给大家。以林静的身份和他的交际手腕,自如地融入一个圈子当然并非难事,这就是一个为了久别的好友回归而举办的欢聚,激动、融洽、嘈杂、热切,正是它本来应该呈现的样子。

司徒玦好不容易得以闲下来喝口水的间隙,身边的吴江低声问了句:“怎么了司徒?刚才……也怪我事先没跟你打招呼,他们也是听说你回来了,真心想来跟你聚聚,我真没料到会来这么多人……我以为你会高兴。”

司徒玦当然知道吴江本是好意,他怎么会知道时隔那么多年,曾经在这群人中呼风唤雨的司徒会变得胆怯。面对好友的歉意,司徒玦笑了笑,“怎么不高兴?我那是倒时差失眠的后遗症,一见那么多人就蒙了。”

林静也从一场“一见如故”的攀谈中脱身出来,坐到他们身边。

“司徒,他们都是你过去的朋友?这么晚了,那么多人还等着给你洗尘,看来在哪里你的人缘都是那么好啊。”林静笑道。

吴江也笑着说:“要不怎么说‘人人都爱司徒玦’呢?”

“又胡说八道……”司徒玦闻言白了吴江一眼。

林静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吴医生说得有道理。”

谁不喜欢司徒玦呢?就连林静这样看似交游广阔、平易近人,实则心气极高、鲜少与人深交的人,也把她引为至交好友。她漂亮,却从不以此为筹码;她聪明,却从不咄咄逼人;她骄傲,但那也只限于严苛的自我要求。何况,她还努力、有趣、善良、可靠……她是那种可以让你大胆倾诉秘密却从不担忧泄露的朋友;她是春风得意时可以跟你畅饮,苦闷失意时陪你买醉到夜深再把你安全送回家的伙伴;她是一个感性的时候浪漫得一塌糊涂,理智的时候无比清醒的可爱女人。在好朋友的眼里,司徒是造物主垂怜的浑然天成的良玉,偏偏她的名字里有个“玦”字。玦,半环也,那是有缺口的玉佩。莫非为她取名的长辈也知道月满则缺、慧极必伤的道理?所以在林静看来,最应该得到幸福的司徒,在最快乐的时候,眼里也有一丝仓皇和挥之不去的不确定。

“你们这么一唱一和地捧杀我又是何必?”司徒玦明显不吃这套,不以为然道。

林静暗指着周围那些人,“哪里的话,看得出他们也都是真心来跟你聚一聚的,这年头能这样可不容易。”

司徒玦笑而不语。在座的虽然未必跟吴江一般与她是打小的“刎颈之交”,也不一定都是如林静这样推心置腹的知己,但一个个的确都曾经是她的朋友。只不过她离开的时候身败名裂,太过狼狈,没料到七年之后还能有这样的场面。

人人都爱司徒玦。是啊,他们都曾经喜爱她。美美当年约会时每一条漂亮的裙子都是从司徒的衣橱里搜刮的;三皮失恋的时候司徒整整陪足他一周,听他大吐苦水;敏敏每次考试都坐她身后,一路绿灯;还有小根,现在一副有出息的模样了,当年在学校穷得有了上顿没下顿,是司徒一声不吭地把饭卡递给他,为了交最后一学年的学费他借了司徒一千块,到现在她都从没提过一个“还”字。

司徒从没有想过要收获感激,她那么做,只是因为他们是朋友。可是当年那件事事发,她声名狼藉、百口莫辩的时候,他们都在哪里?司徒可以理解他们的沉默和回避,但是她忘不了那些鄙夷、不屑、落井下石的眼神里亦有他们的一份。

她毫不光彩地落荒而逃,七年了,也许时间让他们忘却了许多东西,只记得她的归来,记得她曾经是善待自己的一个人,所以今天他们来了。短暂的不适之后,司徒玦也只有试着忘了那些阴暗、那些背弃,与他们把酒言笑,任往事如过眼云烟。

也许正是这样,林静才说她豁达。可她知道她不是豁达,她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好,她也骄纵,她也任性,她也苛求,可是这些,她只对最最亲近的人展现。她原谅这些朋友,更理解他们,只不过因为她心中的傲气,他们不是她在乎的人,她管不了“别人”,所以她无所谓,才能一笑而过。

喝了一阵之后,美美、三皮几个开始唱歌,其余的人多半也是好一阵不见,聊得不亦乐乎。司徒玦则兴致勃勃地拉着吴江、林静“砌长城”,美其名曰“重拾国粹”。

吴江一边无奈陪打,一边打趣司徒玦,“你几时那么眷恋中国文化了?”

林静笑着接话:“她连回家的路都不认识了,还知道‘艳照门’,其心可嘉。”

正说着,司徒玦喜滋滋地从上家小根那里捡到一张好牌,开了一杠。

同为陪打的小根也说:“司徒,你酒量也长进了,喝了那么多酒,牌还打得那样精,美利坚……”

“什么?”埋头理牌的司徒惊讶于小根说到一半没了下文的话,笑吟吟地抬起头,正想问对方为什么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却发现这时的包厢里已然诡异地安静下来。聊天的人噤声了,喝酒的人放下了杯子,唱K的歌声消失了,只剩下空悠悠的伴奏声还在不明状况地回旋。热闹喧腾的场面不知不觉在某个瞬间冷却,寂静如海上的幽灵船。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服务生推开门后,站在门口的那个人。

他走进来的时候不紧不慢,转身脱去身上的外套,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微笑。

“大家都到了,我是不是来晚了?”

他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好像他不是个不速之客,而是在座的小群体中再普通不过的某一个,因为加班误了朋友的聚会,仅此而已,现场凝滞的气氛和大家面面相觑的尴尬似乎跟他毫无关系。

其实说“面面相觑”也不恰当,因为大家视线的焦点除了来人,就是麻将桌旁的司徒玦。他们看看他,又看看她,仿佛都替当事人感到不知所措。

司徒玦的位置斜对着门口,她甚至没有朝那个方向看上一眼。在一片沉默之中,她忽然推倒了自己面前的牌。

“自摸,和了!”

她继而笑着提醒几个牌搭子,“通通都要给钱,你们装什么,想耍赖吗?”

林静笑着掏出了筹码,吴江也跟上。

“司徒,你今晚的运气太好了。”

那边的人也反应得很快,纷纷招呼着来人,就连小根也扭过头打了声招呼。

“起云,你来了。”

被称作“起云”的男人跟美美几个聊了几句,其间三皮冒出一句:“来晚了应该罚三杯。”

姚起云笑笑,权当没听见,也没有人嬉闹着在这件事上纠缠他。大家虽然都是认识的,但正因为认识,也就知道从不参与他们活动的他此次出现,必然有别的原因,那个原因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起云好整以暇地走到那端战况正酣的牌局边上,站在小根的身后,满是兴趣地观战。司徒玦恍若未觉地摸牌出牌。吴江正对着他,两人视线对上,他笑了笑,吴江表情漠然,他也不以为忤。倒是林静明显跟他打过交道,招呼是少不了的。

“林检今天这么有兴致?”

“是啊,陪朋友玩两把。姚总怎么也这么有空?”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2日 下午12:10
下一篇 2022年12月2日 下午12: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