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佳人知乎_(秋水佳人景珩唐晏晏小说)秋水佳人景珩唐晏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景珩唐晏晏_秋水佳人景珩唐晏晏小说景珩唐晏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秋水佳人知乎_(秋水佳人景珩唐晏晏小说)秋水佳人景珩唐晏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景珩唐晏晏)_秋水佳人景珩唐晏晏小说(景珩唐晏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秋水佳人景珩唐晏晏小说》由景珩唐晏晏写的一本小说,本书主角是景珩唐晏晏。书中精彩内容:第二日醒来时,时间已近晌午。因着景珩受伤的缘故,宫里早就来了圣旨,令他在府中休息两月,不必日日再去上朝。我与景珩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皇上要架空他手中权力,所给的第一个警告。「他也在忌惮,毕竟如今镇守边疆的几个忠臣良将,皆为我一手提拔。文臣或能治国,然而护我大周疆土的,却是上阵杀敌的武官。」「所以书房那个匣子里装着的,是虎符?」得知连皇上都知道那匣子的事情之后,再结合那一日琇儿告诉我的话…

免费试读

第二日醒来时,时间已近晌午。

因着景珩受伤的缘故,宫里早就来了圣旨,令他在府中休息两月,不必日日再去上朝。

我与景珩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皇上要架空他手中权力,所给的第一个警告。

「他也在忌惮,毕竟如今镇守边疆的几个忠臣良将,皆为我一手提拔。文臣或能治国,然而护我大周疆土的,却是上阵杀敌的武官。」

「所以书房那个匣子里装着的,是虎符?」

得知连皇上都知道那匣子的事情之后,再结合那一日琇儿告诉我的话,我终于明白过来,

「小宛是皇上派来监视摄政王府的人吧?她蓄意接近我,反复出入内院后,摸清了你书房每日防守最薄弱之时,偷偷摸了进去,是不是?」

琇儿去准备早膳了,便由景珩为我绾发。

此人心灵手巧,审美还很有水平,他在我首饰匣子里挑挑拣拣,最终在鎏金珊瑚排梳下坠了支烟紫色的蝴蝶步摇,漂亮得不像话。

景珩对着铜镜打量片刻,露出满意的神色,又取了螺子黛为我画眉。

「是。」他一边细细描眉,一边应我,「她身负武艺,却一直藏得很好。当初我身中鸩毒一事,也是她暗下毒手,我后来命阿然追查,好不容易才查到她身上。」

我很震惊:「我就说,那瓶毒药我明明贴身藏着,怎么忽然跑到了……」首饰匣子里。

话没说完,我对上景珩仿若受伤的眼睛,声音一下子截住,顿了顿,低声道:「我没想过要给你下毒。」

接下那瓶毒药,也只是为了暂时稳住嫡母和唐听月。

我嫁过来时,几乎带上了所有我能带走的、我小娘留下的东西,但还有一面巨大的双面绣屏风,留在了唐府。

那面屏风,她生前绣了很久,说是要留给我作嫁妆。

然而出嫁当日,却被嫡母扣了下来。

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去拿的。

「我知道你没想过,倘若夫人真要杀我,多的是方法,例如……」

他笑着凑近我耳畔,低低说了几个字,我的脸一下子烧得绯红,抓起梳子打了他两下。

再要动时,却被景珩扣住手腕,按在妆台上:「不闹了,夫人,琇儿已然备好午膳了。」

景珩不用上朝后,显然悠闲许多,甚至时不时带我出府闲逛看,京城中的首饰铺子都被我一一逛了个遍。

那一日,我正在一家书画铺子里选书,门口忽然传来些动静。

抬眼瞧去,竟然是唐听月和一个陌生男子。

那人面容倒也算清俊,只是比起我身畔的景珩,未免逊色太多,想来应该是与唐听月有婚约的长宁侯世子。

唐听月看到我,微微愣了一下,待目光落在我身边与我姿态亲昵的景珩身上时,神情忽然变得万分难看。

长宁侯世子发问:「凝玉,这位是……」

「我是凝玉的嫡姐唐听月。」我笑笑,「听闻庶妹与世子好事将近,恭喜了。」

景珩也很配合地在我身边笑:「原来是庶妹,本王景珩,是你嫡姐的夫君。」

唐听月最爱用来打压我的,便是她嫡出的身份。

而如今,我顶替她的身份出嫁,她被迫变成庶出,偏生又口不能言,连反驳都不能。

光是想想,我已是替她难受了。

柔和的光线里,景珩垂首细心替我整理好衣襟,又将手中油纸包好的莲子糖糕递过来,温声道:「夫人的书挑好了吗?」

他替我付了钱,揽了我的肩膀,当着唐听月的面走了出去。

果然,刚回府不久,琇儿便来通传,说有封信从唐府送来,还指名道姓要我看。

我当着景珩的面拆了信,与他一同欣赏唐听月的气急败坏。

「贱人,你竟敢诓我!他明明被你的狐媚手段迷住了,你却说他日日毒打你,连口饱饭都不给你吃,究竟是何用意?」

转头对上景珩目光,我有些心虚地偏过头去,却被他捏着下巴对视:「夫人说我日日毒打你?」

我干笑两声:「许是理解上出现了偏差……」

话还没说完,景珩便松了手,挽起袖口,露出他腕上两道清晰的红痕:

「夫人倒是说说,这伤痕是怎么来的?」

我耳朵烧得发烫。

「夫人还说,我不给你饭吃?」

我尖叫一声,扑过去捂住他的嘴:「别说了,别说了,青天白日的,府中还有其他人呢!」

为了缓解燥热,我转移注意力似的拿起信纸,继续看唐听月的信。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无非是那些她在我面前重复了无数遍的羞辱轻慢,可看到最后一行时,我脸色忽然一白。

景珩察觉到不对劲,从我手中拿过信纸,一字一句地念:

「当初你小娘红杏出墙,不守妇道,想必那些狐媚招数,也是她教给你的吧?不过她人虽污烂,手艺倒真是不错,那扇双面绣的屏风,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2:5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4日 上午3: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