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免费阅读全文)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楚羡林愫愫程景硕_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小说叫什么名字_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小说(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免费阅读全文)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楚羡林愫愫程景硕)_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小说叫什么名字_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小说(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楚羡林愫愫程景硕》由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楚羡林愫愫程景硕,内容主要讲述:我和程景硕本来商量着七夕当天领证的。结果因为他出差,哦不对,因为他陪前任去三亚度假所以延期到了婚礼之后。结果短短一天不到,证到手了,却换了个老公。拿到证,楚羡又带着我去珠宝店选了一对情侣钻戒。…

免费试读

他只是耸耸肩:「那你什么时候需要记得找我。毕竟兄弟嘛,只要我还单身这句话就有效。」

没成想,只是安慰我的一句话,竟然在几年后成了真。

我不是那种会死缠烂打的。

程景硕把女朋友带到我的成人礼,目的用脚趾都能猜出来。

我断了和他所有的暧昧,退到他所说的妹妹的位置上,远远地看着他为了赵婧婧疯狂。

原来,那个冷静自持的少年也可以和平常的毛头小子一般冲动,也会为了心爱的女生患得患失。

程景硕的爷爷和爸爸都是位居高位的军人,他们也一心想让程景硕走仕途。而赵婧婧的爸爸,酗酒好赌还有前科。

这样的家庭,注定她是进不了程家的大门的。

程妈妈拉着我的手和我说:「愫愫,我们家不会接纳那个狐狸精的。只有你才是我和他爸认定的儿媳妇。

「小硕就是一时糊涂,回头我好好教育教育他。」

是不是一时糊涂,我们都心知肚明。而我也并不想掺和进他们的爱情。

我拒绝了程妈妈,可她还是发了狠地想拆散那一对恩爱鸳鸯。

为了逼他们分手,她甚至以死相逼。

不胜其烦的程景硕把所有的怒火全都算在了我身上。

在程妈妈又一次因为割腕被送进手术室后,他红着眼一捶捣在我身后的白墙上。

「我如你的意,和婧婧分了和你在一起行了吧!让我妈别再折腾了!」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他崩溃。像是被困住的猛兽挣扎了千百遍后虽然很不甘,但也不得不妥协。

可是,明明我也是无辜的啊。

我和程景硕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因为学校离家并不是很远,所以大学期间我一直都是回家住的。为了避开他们,我收拾收拾东西搬进了宿舍。

程妈妈显然也没料到程景硕会迁怒我。怕影响两家交情,消停了很长时间。

冷静下来的程景硕来找过我很多次,试图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都以忙为理由拒绝了。

就这样僵持了四个多月,以一场车祸破冰。

程景硕开车时可能走了神,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我得到消息赶到医院时,程妈妈和赵婧婧都红肿着眼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坐着。

手术室上方亮着的红灯分外刺眼。

四个多小时的手术,又在 ICU 观察了一个星期。程景硕的命是捡回来了,但是腿和胳膊均受伤严重,可能会导致残疾。

即便是这样,程家还是不肯接纳赵婧婧。

赵婧婧陪了程景硕一个多月,和他提出了分手。

她很聪明。

以她的姿色不乏富二代追求,她犯不着继续在一个不被他家人认可,而他极有可能已经是个废物了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赵婧婧走了,程景硕的脾气也越来越暴戾。程妈妈天天以泪洗面。

没课的时候我就去医院陪他。

楚羡痛心疾首地骂我不值钱。

从小一起长大,在没有赵婧婧之前程景硕对我确实没的说。现在他这样了,我做不到扔下他不管。

与爱情无关。

我陪着程景硕度过两年的寒暑更迭。

一次次手术,一次次复健。过程很漫长,好在结果是好的。

程景硕康复后,抱着很大一捧玫瑰花和我表白了。

我拒绝了他。并告诉他,我不需要他报恩,更不需要他以身相许。

后来他用了三年的时间,让我相信他是爱我的。

而赵婧婧的再次出现,打破了他为我精心编织了三年的梦。

楚羡过来时我刚换回自己的衣服,脸上的妆还没来得及卸。

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很快压了下去。

「带好身份证户口本,跟我走。」

我不解,问道:「干嘛去?」

「领证啊!夜长梦多,万一我的宋汝窑天青釉盘长腿跑了咋办。」他微微勾着唇玩笑道。

很显然心情很好。

在一众亲朋好友或八卦或不解的注视下,我跟着楚羡出了门。

直到手里被塞进一个红本本,我才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我和程景硕本来商量着七夕当天领证的。结果因为他出差,哦不对,因为他陪前任去三亚度假所以延期到了婚礼之后。

结果短短一天不到,证到手了,却换了个老公。

拿到证,楚羡又带着我去珠宝店选了一对情侣钻戒。

「时间太赶,来不及定做了。你先凑合着戴着。过段时间再给你换个独一无二的。」

「不用,这个就很好。」

我戴上试了下大小,挺合适的:「对了,我们领证的事,你看下能不能先不公开,我怕程景硕知道。」

楚羡剑眉一挑,那张英俊的脸沉了下去:「啥意思?你还打算跟他再续前缘?」

我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近距离下,钻石折射出来的光刺得我微微眯了下眼。

「哪能。我只是想,当着他的面刺一下他的眼!」

他摩挲着下巴考虑了一下:「婚礼的事,明天肯定瞒不住。告不告诉他也没多大区别。」

「不会。他只会以为,我这么做是在和他闹脾气。」

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做不到洒脱大度。

半年前,院里玩伴例行聚餐,楚羡把玩着酒杯漫不经心地来了句:「我前两天出差,遇到赵婧婧了。」

一屋子的人把视线全都聚集到了坐在一起的我和程景硕身上。

当初程景硕的轰轰烈烈,我们都看在眼里。

他只是微微怔了一下,眼神不错地继续帮我剥着虾。

如果当初他跟我说他还放不下,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放他去追求真爱,并送上我的祝福。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5日 下午11: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5日 下午11: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