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无弹窗大结局_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小说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容舒煊沈知涯最新章节列表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_容浅沈叙白

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无弹窗大结局_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小说(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容舒煊沈知涯)最新章节列表(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_容浅沈叙白

小说介绍

小说名叫《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是容舒煊沈知涯为主角的一部言情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简介:入夜。容舒煊半梦半醒间,突然,她感觉到身后一沉,腰间覆上一只滚烫的大手。“不是让你等我?怎么先睡了?”沈知涯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浓重的酒气,从身后传来。…

免费试读

入夜。

容舒煊半梦半醒间,突然,她感觉到身后一沉,腰间覆上一只滚烫的大手。

“不是让你等我?怎么先睡了?”

沈知涯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浓重的酒气,从身后传来。

滚烫的大掌提着肌肤,激起一阵颤栗。

“不……”

拒绝的话还没说完,沈知涯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男人带着凉意的薄唇在她的脖颈处不断吻着:“记住你现在的身份,好好伺候我。”

营帐炉火旺盛,容舒煊却只觉得寒彻心骨。

直到天亮,沈知涯才起身离开。

容舒煊筋疲力尽,才要睡去,营帐再次被人掀开。

进来的人是一位军医。

军医端着一碗药上前:“沈姑娘,将军赐的药,喝了吧。”

容舒煊看着那碗黢黑的药,苦涩的扯了扯嘴角。

她知道,这是当军妓的规矩,每每服侍完后都要喝这么一碗避子药。

自己也不会例外。

她伸手拿过药,毫不犹豫,一饮而尽。

军医退下,容舒煊也闭上眼躺下,可是刚躺下不久,腹部就隐隐作痛,宛如刀搅。

不过片刻,她就痛到浑身冒出冷汗。

容舒煊只好撑起身体,往外走去。

而她刚出营帐不远,就听拐角处传来对话——6

“将军,避子汤有很多种,您为何让沈姑娘服下最猛的一种,这一碗药下去,她此生恐怕都无法有孕。”

“那又如何,她既当了军妓,这就是她该受的。”

沈知涯冷血无情的话,落入容舒煊耳中。

只一瞬,她便觉得全身的血液好像僵住,浑身冰凉。

她知道沈知涯对自己无情,却从不知道自己在他心中低贱至此。

沈知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

身体支撑到了极限,容舒煊再也无力支撑,痛晕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容舒煊被一阵喜庆的锣鼓声吵醒。

“你昏迷了一天一夜,可算是醒了!”

随着沈长轩的话落音,容舒煊的视线逐渐清晰,她撑起身子:“外面这是怎么了?”

沈长轩面色微变,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容舒煊看着他的神情,心底有种不妙的预感。

就听他说:“我哥今晚和白梦浅大婚。”

“轰”的一下,容舒煊脑海一阵空白。

之前没有想通的事情,也忽然明白过来。

难怪沈知涯非要她喝最伤身体的避子汤,是担心她怀了孩子膈应白梦浅……

“舒煊,沈家军已经向圣上求了旨意,免了你的罪责,不过等你休息好,就要要去驻守五十里外的沙鲁城。”

“沙鲁城虽然远,但骑马半天的时间就能到,我和兄弟们有空会去看你。”

“舒煊,等你到了新的地方,重新开始后就不要惦记不相干的人,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沈长轩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试图转移容舒煊得注意力。

但收效甚微。

夜幕渐深。

拒绝了沈长轩的陪同,容舒煊孤身一人,来到了喜气洋洋的主营帐。

往日威严肃穆的营帐披上了喜庆的红纱,贴上了一圈‘囍’字……这些场景,容舒煊不止一次梦到过。

可惜,今天的新娘不是她。

她正看不下去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句警告:“你来这做什么?”

她回过头,来人是沈知涯。

穿着一身喜服的他,少了几分冷肃,更加俊朗清隽。

可是他一开口,依旧是疏离的冷意:“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你的营帐去!”

“我来,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着,容舒煊一步步缓缓走到沈知涯面前,一字一句问:“沈知涯,这些年来,你可曾有一时半刻心悦与我?”

“从未。”

干脆利落的回答,不带一丝情感。

容舒煊怔在原地,仔细凝着男人冷峻的脸,试图找到一丝半点撒谎的痕迹。

但是没有。

她的情意,就是一场可悲的笑话。

现在这场笑话,也是时候结束了……

“我明白了。”

容舒煊深吸口气,眼底的情意一点点散去,最后化作平静:“沈知涯,我今晚是来向你告别的。”

“今日一别,只愿你我此生永不相见。”

容舒煊当晚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签了一匹马,带走了惯用的长缨枪。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上午12:50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上午1: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