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 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 最新章节列表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_宋吱沈放小说名

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 )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 最新章节列表(宋宴汐沈祟宋汐汐宋安安)_宋吱沈放小说名

小说介绍

张喻其实觉得,沈祟不像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而且他本来也会护着姜凡,表哥表弟的,虽然多了一个“表”字,但怎么着也有血缘的羁绊,帮忙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宋宴汐现在的话算是有点过了。…

免费试读

张喻其实觉得,沈祟不像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而且他本来也会护着姜凡,表哥表弟的,虽然多了一个“表”字,但怎么着也有血缘的羁绊,帮忙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宋宴汐现在的话算是有点过了。

周意之后,沈祟也乱七八糟好了很多个,哪个分手不是体体面面,从来没有听说过他针对人家小姑娘。

张喻再次拉了一下宋宴汐,后者不太情愿的坐了下来,整个人面向墙壁的方向,看上去相当自闭。

“沈祟,姜凡毕竟太疯了,搞得宴汐这几天心态有点炸,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张喻在旁边打圆场。

沈祟看了看宋宴汐,很快收回视线。也不管她还是不是自闭着。 

服务员过来的时候,都觉得这桌气氛有点不对劲。

张喻偷偷看了看宋宴汐的侧脸,发现她眼睛红红的,然后伸手偷偷摸摸擦了擦。

她抿着唇看了看沈祟,示意他宋宴汐哭了。

沈祟没点反应。

宋宴汐又气又难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就喊来服务员,各种酒都要一点。

张喻不太赞同道:“这样混着喝,明天就得头痛了。”

“都要跟姜凡当鬼夫妻了,我还在意头痛不痛?跟姜凡纠缠上生不如死,我还不如痛死算了。”宋宴汐有些沮丧的说。

沈祟凉凉的看着她。

她真要倔起来,一个张喻完全拉不住,很快她就喝得找不到东南西北,眼神也迷离了。张喻也被她灌了一点,微微头晕。

“得找个代价。”张喻说。

沈祟淡道:“我送你们回去。”

宋宴汐站起来都是东倒西歪的,沈祟不得不扶住她。

张喻好多了,还顾及礼貌,跟沈祟道谢:“那就麻烦你送我们回去了。还有你今天不理会她胡言乱语,也要谢谢你。”

沈祟随口道:“不用。”

他把宋宴汐丢进副驾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沈祟给她系了安全带,然后替她理了一下头发,才转身从另一边上了驾驶座。

张喻在后面看着,晃了晃脑袋,总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

沈祟先把张喻送回了家,张喻母亲看见他,热情的跟他聊了片刻。

再等他回到车上,宋宴汐已经醒了,眼神倒是迷离。

她动了动,腰磕到了一个锋利的东西,没过脑子,嘴巴上已经开始挑刺的说:“你巴不得我早点死是不是?”

沈祟扫了她一眼,“你别找茬。”

宋宴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旁边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想起死字,又绝望的说:“我要被姜凡弄死了。”

沈祟无语的看着面前这个醉鬼,没有搭理。

“我好可怜,连死都要当仇人老婆。”她想着,悲从中来,眼泪直掉。

太惨了,太惨了啊!

宋宴汐一个人缩在副驾驶上哭到哽咽,骂道:“黑心沈祟。”

沈祟心不在焉道:“我怎么黑心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还要置我于死地。也不愿意帮帮忙。”

沈祟凉凉道:“一夜夫妻百日恩没错,但你把我给甩了,还哪来的恩?”

宋宴汐这会儿是自问自答模式,旁人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

沈祟很快也不理她了,到了她家楼下,把她打横抱起,在电梯里,问她钥匙在哪。

宋宴汐双眼迷离,挺了挺胸。

沈祟扫了她那一眼,春天了,她外头是一个毛衣打底衫,但是里面就一件吊带背心。

“给你摸。”她大方的说。

沈祟再扫一眼过去,她又飞快的缩了回去:“不给你摸。”

沈祟漫不经心的说:“等着,去你家里。”

他显然是只听前半句,后半句直接给忽略了。

好在沈祟也记得她的密码,最后没用钥匙就开了门。

沈祟把她丢到床上,压上去,不太满意道:“哪个人分手不是黯然神伤,你倒好,分个手胖十斤?”

宋宴汐嘿嘿笑。

沈祟本来想低下头跟她亲个嘴,但她身上的酒味实在是太重了,相当的难闻,他实在勉强不了自己,决定先给她洗个澡。

沈祟把她的毛衣外套脱了,他进来并没有开口调,整个人冷得只往他怀里缩,沈祟推开她,她又凑上来。

沈祟再推,她可怜的说:“冷。”

“先别撒娇。”他想起宋焱,说,“先聊聊你跟那宋家小儿子的事情,你喜不喜欢他那款?”

宋宴汐茫然的看着他。

“醉了没有?”

“我没醉!”宋宴汐要爬起来,“我要去跳广场舞了,要减肥。减肥钓凯子。”

醉鬼一般都不会承认醉了。

沈祟一边觉得她像个傻子,一边继续问道:“你喜不喜欢宋焱?”

宋宴汐其实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不懂,她甚至看不清沈祟的脸,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前站了个什么玩意,她凑巧的摇了摇头。

然后说:“要亲嘴。”

沈祟拒绝了:“你太臭了。”

宋宴汐这下意识的反应,主要还是拥抱亲吻都是让人有安全感的行为,她这会儿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迫切的寻找能让她安心的事。

沈祟冷眼看着她。

宋宴汐只隐隐约约能看见他的轮廓,抱着他的脖子把他压在身下,沈祟左躲又躲,到底还是没有逃脱她的魔爪。

沈祟亲的相当敷衍,敷衍到顶了,嘴都不愿意张开。

宋宴汐不满意道:“我不要这样,要真的亲嘴。”

沈祟不配合她了,把她抱进卫生间,洗了澡,过程当中他自己倒是被她的挣扎给弄得湿透了。这比给阿拉斯加犬洗澡还要叫人疲倦。

等弄完一通,时间已经不早了。

宋宴汐抱着被子倒头就睡了,等沈祟躺下来,又拼命往他怀里钻,醉倒了脑子里也是被姜凡纠缠的画面,那个气呀,大哭说:“我不要嫁给姜凡。他又坏又丑。”

沈祟道:“你要不睡,我办事了。”

宋宴汐说:“我不想看到姜凡。”

沈祟道:“他长得丑,那谁好看?”

她靠在他胸膛上,歪着头,眼神迷离湿润,思考状。

“沈祟帅不帅?”

“帅。”

“跟你新相好比呢?”

“没有新相好。”她委屈的说。

沈祟凉凉道:“最好是这样。”

宋宴汐翻了个身,不理他了,一个人缩在一个小角落里,沈祟看她大半个身子都在被子外面,不得不把她捞回来,皱眉道:“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宋宴汐说:“你太坏了。”

沈祟道:“怎么,你把我甩了,我还得哄着你,把你当祖宗供着?”

宋宴汐却没了声音。

沈祟今天刚回国,也累,很快也睡着了。不过两个小时以后他就醒了,医院打电话过来让他赶过去,临时要去隔壁市动个手术。原本他有话要叮嘱宋宴汐,但看见她睡得沉,自顾自走了。

宋宴汐第二天醒来时果然头疼得厉害,对于昨天的事情印象不太深刻,只记得是沈祟送她跟宋宴汐回家的。

宋宴汐也不太愿意想跟他有关的事情,膈应得慌。

整个人根本就不想起来,不过她还得去学校。

好在这节课,也是同学们汇报ppt作业。

上完课以后,她也没有去医院,跟宋焱说她今天有事。回家以后就倒头大睡了。

宋宴汐再醒来时,看到了沈祟说没把姜凡放出来的消息。

她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改变主意的,不知道是不是昨天醉酒前,对他开门见山的控诉,让他生出了几分愧疚感。

不管什么原因,宋宴汐还是跟他道了谢。

宋母也给她发了消息,说有点事,让她帮忙照顾宋焱两天。

往后两天刚好是周末,宋宴汐自然不会拒绝。

第二天,她就往医院赶了。

宋焱这人洁癖很严重,可以说是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他不喜欢任何人触碰他的身体。换药的时候,整个人排斥到了极点。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宋宴汐,说:“宴汐姐,你给我换吧。”

护士松一口气,“宋小姐,换药很简单,你照着我说的做就行。”

宋宴汐也只能同意。

宋焱的伤毕竟在小腹,上半身他的衣服被撩得很高,裤子也往下了不少,这个场景其实有点尴尬,就跟那天,在换衣间里差不多。

宋宴汐哪怕在很认真的换药,可视线总忍不住,往不该看的地方看。

宋焱真的太有本钱了。

“宴汐姐,你在看什么?”宋焱天真的问,“我裤衩上,也没有卡通图案啊。”

宋宴汐的羞耻心被勾出来了,红着脸摇了摇头,说:“没事。”

宋焱觉得自己就是受虐心理,每次明明打趣完她,他自己反而会难受的厉害。

宋宴汐再次感受到他肌肤滚烫,呼吸也重了不少。

她觉得宋焱似乎对她有那么点意思,其实或多或少能感觉出来,但是之前没有多想。

但这种场合下,也不能多问什么。

宋宴汐上药的动作加快了不少。

沈祟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宴汐认真给宋焱上药的画面。

而宋焱很明显的,在忍耐的边缘。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上午8:40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上午9: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