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与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良人与共小说良人与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良人与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良人与共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良人与共小说

良人与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良人与共小说(良人与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良人与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良人与共小说)最新章节列表(良人与共小说)

小说介绍

《良人与共小说》由薛玉裴二郎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薛玉裴二郎,内容主要讲述:正想着,房门突然被人敲了下,我忙道:「谁?」「我。」「二叔,何事?」「我拿了药酒,你把脚敷一下。」「哦,好。」我瘸着脚走去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裴二郎,从他手里接过了药瓶,心里琢磨着要不趁这个机会现在就跟他说一下秀才的事。于是开口道:「二叔,有件事……」刚说了几个字,突然发觉不太对,裴二郎穿戴整齐,手握佩剑,似是要出门的样子。「二叔要出门?」「嗯。」「去哪儿?」「江州县。」「怎么刚来就要走。」「这…

免费试读

正想着,房门突然被人敲了下,我忙道:「谁?」

「我。」

「二叔,何事?」

「我拿了药酒,你把脚敷一下。」

「哦,好。」

我瘸着脚走去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裴二郎,从他手里接过了药瓶,心里琢磨着要不趁这个机会现在就跟他说一下秀才的事。

于是开口道:「二叔,有件事……」

刚说了几个字,突然发觉不太对,裴二郎穿戴整齐,手握佩剑,似是要出门的样子。

「二叔要出门?」

「嗯。」

「去哪儿?」

「江州县。」

「怎么刚来就要走。」

「这趟出来本就是为了公事,只是恰好途径洮州来看你们一眼。」

「天都那么晚了,二叔一路小心,注意安全。」

「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没什么要紧事,等你回来再说吧。」

裴二郎环臂握剑,身材高挺,气息凌人,眼睛落在我身上,轻笑一声,「我倒是有桩要紧事要问你,先前拿给我的护膝和口袋垫,是做给旁人的?」

「……是。」

「为何要给他做那些?想清楚再说。」他声音沉下,面露不悦。

我结结巴巴地解释:「秀才,秀才人很好,以前帮过我,在私塾待小桃也不错,而且,而且人家无父无母,上次因为风寒耽误了考试,所以我才,所以我才……」

「下不为例,以后不许再做给他。」

他皱起了眉头,面容依旧冷着,声音却已经软了几分。

迟钝如我,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二郎待我,有些奇怪。

心下生出恐慌,我忙道:「不是,二叔,我有话想跟你说。」

「不急,等我回来,我也有话跟你说。」

……

他这一走,又是一个月。

秀才没几天也走了,入京赶考。

临走前他问我:「玉娘,你可跟家中二叔说了咱俩的事?」

「……还没,这次等他回来就说。」

我有些慌,但秀才没察觉,自顾自道:「我感觉裴将军似乎不喜欢我,但你放心,待我这次考取功名,兴许能令他高看一眼。」

「那你,好好考。」

「嗯,我会的。」

阿香近来身子好了许多,已经能够出门走动,来铺子里帮忙了。

不过店里新来的那小伙计,看到她动手就抢着干活,什么也不让她做。

我有些好奇裴二郎跟她说了什么,忍不住问他,她说他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她淡淡道,当初我救你,是希望你活下去,为你自己活,而不是把指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阿香还苦笑道:「玉娘,你家二叔说话真的太狠了,他还说如果料到我今日这样,当初便不该救我,反正是要死的,多活这些年做什么。

「我突然就哭了,哭完之后好受多了,心里竟然不堵了……」

她是不堵了,该我堵了。

心神不宁了一段时日,连小桃也察觉我不对劲,开口问我:「嫂子,你心里也有得不到的人了吗?」

我:……

三月初春,晚些时候天还很冷。

这日窗外下了雨,临睡前我关了门窗,躺在被子里裹紧了自己。

夜已深,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一阵凉意袭来,夹杂着雨水的湿漉,似是滴落在我脸上。

我猛然惊醒,吓得失了魂,当即大叫起来。

床边那人却一把捂住我的嘴,在我耳边道:「别怕,是我。」

裴二郎离开一个月后,复又归来。

只是走的是窗户,不是门。

黑暗之中,我声音颤抖,含着哭腔:「二叔?」

「嗯。」

「你吓死我了!呜呜。」

他表示歉意后,安抚了下我的情绪,然后让我即刻穿衣出门,去距离云安县数百里的郊外凉亭,接一位身穿绛紫衣袍的萧姓公子。

「现,现在?」

「嗯,现在,马车为你准备好了,在铺子门口。」

「哦,好,那我现在就去。」

待我穿好衣服出门,他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什么也没说,递给我一把雨伞和大氅,温声道:「别害怕,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你只需去这一趟即可,不会有危险。」

我其实不懂他在做什么,但他是将军,做的事必然是该做的,我一个没什么能耐的妇人,听他的话即可。

于是雨夜之中,天气阴寒,我提裙上车,对他道:「二叔放心,我一定把人接来。」

裴二郎点头笑了笑。

然后深更半夜,赶了两个时辰的路,终于接回了那位紫袍贵公子。

见他时,他孤身一人在郊外凉亭,天还下着雨,荒野无人,他接过我手中的大氅披在身上,虽冷得脸有些白,身上的气势却依旧慑人。

「裴将军何在?」

我依照二郎的嘱托,什么也没说,只道:「公子待会便知,快跟民妇走吧。」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上午10:50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上午11: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